庞庵资讯
庞庵资讯 > 国际 > 周文:“减贫”经济学诺奖不该少了中国样本
坊子区抓住重点 全力决战决胜“双招双引”项目百日会战

周文:“减贫”经济学诺奖不该少了中国样本

发布时间:2019-11-14 11:50:44 阅读量:2410 来源:庞庵资讯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结果于14日公布。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纳吉、埃丝特·杜弗洛和迈克尔·克莱默因他们对全球反贫困斗争的研究而获奖。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聚焦于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主题。摆脱贫困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人类历史是一部与贫困作斗争的历史。与以往强调基础研究和纯学术贡献不同,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似乎更加务实,这似乎表明了一个日益明显的趋势:当前的科学研究越来越关注研究对现实世界的影响。

多年来,几位新获奖者深入五大洲的许多国家,调查了穷人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在《贫困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贫困》一书中,他们反思了一些关于贫困的流行观点,如穷人获得的援助越多,他们的依赖性就越强,外部援助不起作用。他们用大量的例子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

经济学不能从远处大喊大叫。

从现有数据来看,这三位学者的样本是非洲和印度。然而,从消除贫困的实际经验来看,最成功的国家是中国:根据《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已将贫困人口减少了8.5亿多,为全球减贫做出了70%以上的贡献。换句话说,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减贫相当于非洲或欧洲的总人口,这是人类减贫史上的“中国奇迹”。

目前,我国正处于克服贫困的决定性阶段。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农村贫困人口不再担心温饱问题。农村贫困人口的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保障将得到保障。这意味着到2020年,中国所有符合当前标准的农村贫困人口都将摆脱贫困。这也意味着中国的绝对贫困问题将在历史上得到解决,从而提前十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设定的减贫目标。中国的扶贫实践精彩而生动,对于任何经济研究者来说,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这都是一座富矿。

然而,三位新的诺贝尔奖得主对中国在减贫方面的实践经验没有任何总结或系统的理论解释。由于缺乏来自中国的样本,其理论只能被视为远距离宣传。

首先,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通过随机实验来解决减贫问题。通过实地实验来验证具体减贫政策的效果,我们可以找到有效克服贫困的相关政策。事实上,这更有可能在研究中了解到。

今天,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从未做过所谓的随机实验。要真正解决贫困问题,必须注重助人为乐和助人为乐的结合,把发展作为解决贫困的根本途径,调动贫困人口的积极性,提高他们的发展能力,为贫困人口的成长和工作创造公平的环境。这可能比简单的实验要好。三位学者的一些实验方法可以借鉴,也可以作为经济研究的工具,但其可操作性和推广价值有待商榷。

其次,减贫理论的贡献更重要的是要看其效果。尽管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反映了人文关怀和对发展问题的关注。然而,工具工具和实验实验的研究风向标也可能为理论研究打开一个错误的方向。诺贝尔奖所认可的减贫理论缺乏中国的经验总结,中国取得了世界上最大的减贫效果。其理论缺乏说服力,不能体现理论的完整性和系统性。事实上,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一直在精准扶贫,实现了对目标群体的准确识别、准确支持、准确管理和准确评估,有效提高了扶贫工作的绩效和力度。这是扶贫实践中最有效的理论。

第三,没有政府的作用,贫困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在《贫困的本质》一书中,作者还承认穷人之所以贫穷,是因为:第一,避免危险的手段太落后;第二,我们只关注眼前的未来,不制定任何长期计划。第三,由于认知水平的限制,无法做出最佳决策。也正是出于这些原因,减少贫困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尤为重要。总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扶贫开发的实践经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世界扶贫开发领域的经验是坚持政府主导战略,实施以发展为导向的扶贫政策,构建特殊扶贫、产业扶贫和社会扶贫“三合一”扶贫模式,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帮助贫困人口。

最后,根据中国的经验,重塑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是二战后独立于西方经济学的一门学科。根据发展经济学理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国际组织,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和消除贫困。这是今天的世界银行。总的来说,从世界银行成立到2018年的70年里,如果中国改革开放后摆脱世界贫困线的人数被剔除,世界贫困人口不会减少,而是会增加。这表明西方理论和实践中存在方向性错误。正因为如此,中国的样本和经验可以更好地为全球消除贫困提供参考。没有中国的经验作为样本,发展经济学就不可能有生命力。

中国经济界不能失言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多年来它一直被剥夺诺贝尔经济学奖。西方经济界是否有对中国“傲慢”的成分可以讨论,但中国经济界本身不能不反思。

国家强大,经济理论必须强大。随着中国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为了更好地引导经济发展,中国经济学必须有自己独立的理论体系。在这方面,中国经济学家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应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不久前,国内学者争论谁是双轨制度的最早支持者。有人甚至声称这是中国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理论。然而,经济界的狂欢和骚动掩盖不了中国经济理论事实上的失语。理论的贫乏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圈的冷清。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圈的兴奋程度远远超过外国。西方经济学的各种流派在中国的土地上都有他们的代言人,经济繁荣越来越高。有多少经济学家在尽情享受经济理论的狂欢和虚假繁荣。这表明,为了适应时代的需要,我国经济理论研究尤其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以更好地促进经济研究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经济研究机构和人员,整个社会都热切地期待着经济理论界最有活力的“剑匠”的出现。不管是本地的还是海外的,主流的还是边缘的。重要的是,它们的出现可以填补中国经济理论的真空。今年诺贝尔奖最大的启示是,中国经济学家应该肩负起历史使命,尽快共同探索和总结70年成就背后的经济理论逻辑,用中国理论更好地解释中国的实践。

中国的经济学家很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并且充满了新的问题和现象。目前,世界一个接一个地复杂和混乱。一场新的经济思想革命正在酝酿和开始。关键是我们的经济学家应该尽快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形成独立思考和理论创新的能力。(作者是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 蒙特卡罗 11选5购买 万博manbetx官网